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

1978年,洗尽铅华的纯真爱情【俄或驱逐美外交官】

婚姻 时间:2018-02-13 浏览:
摘要: 小兰也来了,白帽白大褂,像一朵洁白的水仙花。当她看到小海一个鱼跃动作,潇洒地将球咣当一声投进篮,她抿着嘴浅浅一笑,那样子真的文静好看。 看冯小刚的贺岁片《芳华》,为电影中一群部队文工团的少男少女的芳华岁月而感动流泪,想起了当年上海

摘要:小兰也来了,白帽白大褂,像一朵洁白的水仙花。当她看到小海一个鱼跃动作,潇洒地将球咣当一声投进篮,她抿着嘴浅浅一笑,那样子真的文静好看。

1978年,洗尽铅华的纯真爱情【俄或驱逐美外交官】

看冯小刚的贺岁片《芳华》,为电影中一群部队文工团的少男少女的芳华岁月而感动流泪,想起了当年上海市水产局属下的两个小分队,其中一对情侣的芳华岁月。


海洋渔业公司位于复兴岛北部东侧,鱼品加工厂位于西侧,同属水产局。解放初两家企业是一家,后来分家了,但没有围墙,来往自由。上世纪60年代后期,两家都成立了文艺小分队,两家的食堂兼舞台恰好在一条马路的两头,相隔10多米。如果两家同时演出,真有“这边唱来那边和”的腔调。


渔业公司的小分队由小杨任队长。杨队当过渔船船员,懂音乐,会谱曲,拉得一手好胡琴,少年老成。杨队的同学、在公司电子仪器科工作的小海,人长得端正,腰板挺直,在小分队里吹笛子,少年时曾得名师指点,一支笛子吹得风风韵韵,山高水长。他与杨队合奏的《喜送公粮》是当时广为流传的民乐曲子,那叫好听啊,是当年公司小分队的保留节目。


有一次,公司小分队的几个女生饭后走到与鱼品厂接壤的马路上,鱼品厂食堂广播喇叭正在播放一首女声独唱《边疆的泉水清又纯》,那天籁般的歌喉,使她们不由驻步倾听,还跟着低声吟唱。后来才知道,唱歌的叫小兰,是鱼品厂鱼肝油车间的工人。


渔业公司男多女少,鱼品厂女多男少,不说什么旷男怨女,只说距离靠的近,两情相悦虽不时常发生,但也不代表没有。1978年5月,上海水产局汇演,一个局的优秀文艺人才聚集。拉二胡的杨队、吹笛子的小海等,都入选了。


彩排在鱼品加工厂舞台举行,率先上台的是鱼品厂版《红灯记》里的老旦李奶奶,她表演向李铁梅痛诉革命家史的《十七年风雨狂怕谈以往》唱段,她一头白发,身着朴素的蓝布斜襟衫,一开唱,用的是真嗓,悲壮激昂,婉转迂回,听得台上的人眼泪都下来了。等她唱罢到后台卸了妆出来,大家眼睛顿时一亮,“李奶奶”摇身一变成了双眸流波、衣服素雅,一个白白净净、清秀端庄的姑娘。

1978年,洗尽铅华的纯真爱情【俄或驱逐美外交官】

此时,公司入选的男女队员方才知道,眼前这位久闻其名者就是鱼品厂小分队的台柱子小兰。此后到水产局的渔港船队、油库、绳网厂、卸鱼码头、水产商店等基层单位慰问职工,汇演时朝夕相处,大家发现小兰不仅民歌唱得好,京剧也很棒,无论演李奶奶还是《沙家浜》里的沙奶奶、《杜鹃山》里的杜妈妈,台上收到的掌声就数她最多。


接着,水产局汇演队走南闯北,水途迢迢,赴东、黄海慰问海军部队。在宁波时,一位负责接待的长相英俊、热情成熟的上海兵,对歌美人靓的小兰明确表示了好感,要了她的地址,说以后要跟小兰通信。


汇演队回上海解散后,大家回到各自工作岗位。那天下班路上,小海悄悄告诉杨队,他已经有女朋友了。尽管他俩平时关系很好,杨队还是眉峰向上一挑,不快地说,怎么回事?因为作为小分队的带头人,他把每个人都当成自己兄弟姐妹,但他为大家划了一条底线,就是男女队员不能谈恋爱,此风若蔓延,小分队的风气必然涣散!看杨队着急的样子,小海马上说,我没有触碰我们队的底线,那个人是鱼品厂的小兰,你也认识的。杨队松了一口气说,外队的。你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的,好啊,连我也瞒过了。


小海这个人不仅笛子吹得好,为人仗义,每次出演,他都抢着把道具扛过来,减轻女生的负担,有男子汉气概。他的篮球也打得很棒。小兰的家境优渥,家教好,一般小分队的女生难免有点疯癫,但她稳重,矜持而有礼貌。在外面汇演时,也不知是小兰的人品和歌声倾倒了小海,还是小海的为人和笛音打动了小兰,反正汇演结束后,两个人谈恋爱了。


一次,公司与鱼品厂两支男篮在公司篮球场比赛,鱼品厂的姑娘们穿着工装前来为厂队助威。小兰也来了,白帽白大褂,像一朵洁白的水仙花。当她看到小海一个鱼跃动作,潇洒地将球咣当一声投进篮,她抿着嘴浅浅一笑,那样子真的文静好看。

那个宁波上海兵多次来信,表明想与小兰进一步发展关系。当时只有根正苗红的人才能参军,军人很吃香。小兰心里有了小海,便一次次婉拒。要论经济条件,小海出身于工人家庭,他是老大,下面还有好几个弟妹,显然比不上小兰。但那时候的姑娘对感情特别纯真,尤其是像小兰那样重感情轻钱财的好姑娘。到后来你侬我侬时,他们结婚了。公司和鱼品厂两个小分队的成员都参加了婚礼,为这对在舞台上结缘的新人祝福。


小兰性格温柔,婚后两人感情笃深,堪称一对佳侣。可惜后来小兰因病50余岁便走了。小海悲恸欲绝,怀念爱妻,好几年怏怏不乐,追思绵绵。


幸亏有小分队杨队他们。老队员重聚首前,杨队同原队员老许曾上门请小海也参加,他推说没心情。后来好几次上门,终于有一次反复劝说,他参加了。当提到小兰英年早逝时,小海哽咽着说,你们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不知道,那种不能白头到老、生离死别的滋味和悲痛,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。言罢,他已泪流满面,闻者无不动容。想想也是,多少个漫漫长夜,一个生者对逝者不尽的念想,何等锥心彻骨……


渐渐地,在原小分队集体的宽慰下,小海慢慢缓过劲来。现在他经常参加社区慰问老人的演出,空暇时调教长得很像小兰的外孙女吹长笛,现在她小小年纪,就把长笛吹得像模像样。

李小璐闺蜜晒旧照蹭热度 还暗示有人已经离婚【马

李小璐闺蜜晒旧照蹭热度 还暗示有人已经离婚【马

李小璐闺蜜晒旧照蹭热度 还暗示有人已经离婚...[详细]

恋爱先生宋宁宇与顾遥离婚经过 被称分手体面的经

恋爱先生宋宁宇与顾遥离婚经过 被称分手体面的经

恋爱先生宋宁宇与顾遥离婚经过 被称分手体面的经典案例...[详细]